木夏草

主吃all白/all叶/福限/局路/all陆,吃很多cp(超杂食)。

爱丽超级可爱了,吹爆他!!!

咕咕文手,不定期更新

QQ:403905824,第五ID:木夏夏夏草

欢迎小可爱来找我玩吖,性感木木在线陪您聊骚!

【瓦白/瓜白】变成了女孩子该怎么办(5)

私设巨多,ooc崩裂


性转,但不是女性化,再强调一下不是女性化,更不要上升真人!!!


莉莉姐是被我偷走啦


不喜无ky


ok就走啦




三个人各怀心事的到了烧烤摊。"老白,你不会真成猪精了吧?吃那么多。"瓦不管看着吃相狼狈的老白,不由感叹他的食量怎么这么大。


“白哥哥,你还要吃吗?”甜瓜看着向老板喊着再来几串的老白,贴心的用纸巾擦去他嘴角的残渣。


“跟你们逛那么久饿嘛...谢谢甜瓜啦,瓦不管你看看你。”本来就羡慕甜瓜的瓦不管气的想直接亲上去,不过,现在还不行。少年强烈的占有欲使他疯狂,但是不能被看出来,瓦不管有一种有苦说不出的感觉。


“你们俩不吃了?那我去付钱吧。”老白站起身准备去付钱,被瓦不管和甜瓜拦住“我去吧。”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别争了别争了,说好我请就我请。”在另两个人再争到底谁去付账时,老白已经去付了钱。“已经很晚了啊,你们定了酒店没?不会要到我家去住吧。”


"可以吗?"如果去到老白家肯定能更加了解他的吧,瓦不管这么想着,话就从嘴边溜了出来。“我也想去白哥哥家...”甜瓜自然知道瓦不管和他想的是一样的,赶紧就跟着他后面说话。


???我就是问一下而已啊。老白有种自己把自己套路进去了。


“......”三个人沉默了好久。


“那啥,我家只有一间客房了,要不然你们两个挤挤?”老白本来正在纠结该把这个两个人安在哪时,突然灵机一动,这两个不正是在暧昧时期吗?作为乐于助人的白哥哥的我肯定要帮帮兄弟几把啊,管管加油,我看好你哟。


“好啊。”管管同意了?那我也得同意啊,反正是跟个男人睡一个房间而已,又不会少块肉,只要能追到白哥哥,他的光。“我也行的,不过是睡一个房间而已嘛。”


两个人居然都同意了,难不成这两个人已经属于互相暗恋时期了吗?老白琢磨了一下,既然都已经互相暗恋为什么不表白啊,又不是很难才能做到的事,只要......emmm好像真的有点难啊。老白同情的看了他们两眼,才说道:“那好吧。”


"那我先去拿我的东西了,猪精你不去吗?“瓦不管防止甜瓜跟老白两个人待在一起,赶紧问。


“啊?哦哦好的,白哥哥回家了记得发定位给我。”甜瓜像才想起来似的,拍拍脑袋对老白说了就走了。


“嗯,你们路上小心点。”老白看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身影,刚刚管管格外的关心呢,让他们俩好好相处去吧,老白这么想着然后往家里走去。


街道旁的路灯发出微弱的灯光,只能勉强照清道路,不知道那么懒的维修工人什么时候才能修好呢?


“我们俩是一样的人不是吗?”他说了谎,他们俩是定了酒店的,而且就定在一家,两人都整理好东西后,瓦不管在电梯说道。


“是啊,都是一样的。”甜瓜在退了房之后才说道。


“叮咚~”门铃被按响的声音。


“哎?这么快吗?”门开了,面前的人还穿着浴衣,头发上还有几颗水珠滴落到锁骨里,再往下......无限情趣。


“欧的白你知不知道我会忍不住ri你,太色情了。”瓦不管嘴上说着骚话,脸上的红晕却体现了自家主人的心情。


“你别脸红着说这种话好吗?”老白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右边第一间是我住的,第二间就是客房,左边那个是我姐住的,你们赶紧去放东西。”


两人不得不去房间里摆弄东西,把笔记本等都好好的放在桌子上。


客房虽然只有一张简约的床,只不过好在床够大,应该足够他们俩挤挤。又有直播设备又有住的地方,岂不是可以在次长住一段时间?瓦不管颇有些兴奋。


“要不这样吧,甜瓜,你去打地铺,我睡床。”“???凭什么是我去打地铺啊。”“那你别在这睡也可以的。”就算是曾经的兄弟,也不得不沉重的打击他。


“我们比赛谁睡床谁打地铺都行,干嘛非要是你。”甜瓜抱臂看着瓦不管。“因为我比你小啊。”瓦不管冲他摆了个鬼脸“略略略。”


“瓦不管你别仗着你年龄小!”两人打着闹着,整个房间都热闹极了,果然是年轻人更有活力吗?很突然的,甜瓜问了一句:“瓦不管,你为什么喜欢老白啊?”


“因为......”



               

是的,没有了,等下一次再听管管对白哥哥的描述吧xixi,对了对了,跟宝贝们请个假,下周没时间更就不更了,因为我还要忙小黄文的事,对不起啦QWQ

占tag致歉

虽然说我还有29fo才100粉,但我决定苦逼的告诉你们一个事实。

我,曾经跟同学打赌,100fo写小黄文。

如今已经物是人非,所以,你们100fo到底是要小黄文还是点文(眼神暗示)。

反正cp就是瓦白了,占tag致歉。

感觉沫白好好吃(深夜危险发言)

【瓦白/瓜白】变成了女孩子该怎么办(4)

私设巨多,ooc崩裂

性转,但不是女性化,再强调一下不是女性化,更不要上升真人!!!

莉莉姐是被我偷走啦

不喜无ky

ok就走啦


是刚好在他右边的瓦不管抱住了他。

等等…这人为啥顺手捏了下他的腰啊!老白想从瓦不管怀里下来,但却无法挣脱。

手感真的和想象中一样呢,瓦不管这么想着,还多捏了几下,腰这么好,可以试很多姿势呢。(瓦不管先生你的想法有点危险!)老白如果知道瓦不管此时的想法,估计会气的锤爆他的头。

“瓦不管你放我下来!”老白想大声吼出去但是碍着旁边人那么多还是压低了声音。“猪精,不能走别逞强。”瓦不管轻轻的笑了笑,老白这时才发现自己的脚已经红肿了,只好红着脸一声不吭的任由瓦不管抱着。为什么……是公主抱啊,感受到路人传来的异样目光,老白用手蒙住了自己的脸,发现摸起来特别烫,他已经能想象自己的脸有多红了。

“管管你先把白哥哥放到前面坐会吧,我去买点跌打药。”甜瓜毕竟也是看不下去情敌一直抱着自己喜欢的人,看到附近有个药店脱口而出。瓦不管只好把老白放在椅子上没有机会吃豆腐了,某人懊恼的想。老白却误以为管管是在害羞,说道:“管管你在现实中好像真的很害羞呢,所以才没有女朋友对不对?”老白(自以为)发现了什么。

???瓦不管此时内心黑人问号脸,我都这么明显了你还没发觉我喜欢的是你吗?老白不会真的是直男吧…突然这种想法在瓦不管脑子里出现,他开始深深的思考起来这个问题,想了许久,还是决定直接问本人得了。

“欧的白,你说你变成了女生,那你现在是喜欢男的还是女的啊?”瓦不管咽了咽口水,对老白给出的答案已经期待不已。

“无所谓吧,实在不行我跟自己结婚得了。”老白看到远方跑来一只甜瓜,朝他招了招手说道:“反正我已经对女生身体没兴趣了。”
那,那这个意思就是说能接受男的?瓦不管既开心又难过,关键这种感觉不会是爱无能了吧,瓦不管先生为自己以后的性福(?)考虑了起来。

“白哥哥白哥哥,感觉怎么样?”在瓦不管愣神的时候甜瓜已经帮老白上好药了,早知道就不发呆了…瓦不管看着能给老白抹药的甜瓜羡慕的想到。甜瓜正认真的帮老白抹药,突然感到一阵恶寒,抬头发现是瓦不管在看自己,赶紧说:“管管你别看我,我害怕。”

“快滚呐,猪精甜瓜,说喜欢看你啊!”瓦不管说完这话后,老白突然陷入了沉思:瓦不管难不成是个弯的?而且他喜欢的不会就是甜瓜吧,平时好像他跟甜瓜也挺亲密的,要不然……就撮合一下?

老白的目光在两人的身上转来转去,瓦不管和甜瓜不禁有种不好的预感。“白宝贝儿,看什么呢?”“看我的宝贝们鸭。”老白从流自如的接到,女生的声音不像男生声音那样,更加的温柔,有种不同的风味。

话说,这么暧昧好像不太好吧…我还是乖乖的当个电灯泡吧,别坏了管管的好事,老白这样想着,离了两人远了些。

“走吧走吧,撸串去。”老白想起了被健康的一日三餐支配的恐惧,不禁潸然泪下对人生失去了希望,上次吃外卖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被收到非人对待的欧的白在心中哭泣。

“你能走吗?”两人十分担心老白就再次摔倒。“还好,就是走路有点不方便而已。”老白非常神奇的把高跟鞋上的鞋跟拔了下来,当平跟鞋来穿,把另两人看得是目瞪口呆,老白试着走了几下,除了一崴一崴的,其他的都还好。

“真的吗?要不然我扶着你吧。”甜瓜担忧的问,老白心里顿时一惊,那哪行?甜瓜啊,你怎么还不懂瓦不管喜欢你啊?老白感觉自己又变成了操心的白妈妈。

“不用不用,我还没有这么脆弱。”老白依旧往前走去“我带路,你们可别比我还慢啊,走丢了我可不管。”

这个人分明是在逞强吧,瓦不管这么想着,正准备上去扶老白,快要碰到时,却被老白一手推开,附带一句话:“不用扶我,我可以的。”再怎么样也要顾及到自己啊。为什么永远都这么掘强呢?让我也来保护你一次,不行吗?瓦不管看着他的背影想到。

“因为我是哥哥啊。”老白想起了很久以前自己说过的话,那是多久以前了?那时候还是我们四个人呢,不想再一次的像那样失去了,不想再承受那种痛苦,也不会再一次,连累你们了。

               

半夜一更~赶着给最亲爱的你送上~

【瓦白/瓜白】变成了女孩子该怎么办(3)

私设巨多,ooc崩裂


性转,但不是女性化,再强调一下不是女性化,更不要上升真人!!!


莉莉姐是被我偷走啦


不喜无ky


ok就走啦



“管管你看看我啊,我是你的白哥哥啊。”老白虽然气的想一jio踹出去,但碍于是女儿身,要保持优雅。


“老白你不会是某一天想来突然发现自己变成了个女的?”瓦不管颇有些震惊,但凭借自己看了几年番的经验(?)猜到。


“嗯……差不多。”老白顺手拿走了瓦不管的帽子戴在了自己头上。


“哇真是这样啊……欧的白你干嘛!”瓦不管正在洋洋得意猜对了,就感觉头上一空,帽子就在对方头上了。


“借我遮遮嘛,你没发现别人都在看我吗?”老白这么一说,瓦不管也感觉到了有许多灼热的视线在这,不过是对方身上。


“欧的白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都很引人注目呢。”瓦不管也不知道是哪来的醋意,话还没过脑子就说出来了,完了,这种话听起来语气就怪怪的,瓦不管想。


“那是那是,毕竟我是这么机智可爱美丽动人潇洒帅气。”???对方好像只是当玩笑就这么略过去了,还好还好,瓦不管庆幸自己躲过一劫。


“欧的白你要点脸吧。”瓦不管也顺势当玩笑说过。就在这时,甜瓜来了。


“管管?你在和哪个妹子约会呢?”甜瓜一进来就看见瓦不管,旁边还有一个妹子,就开玩笑的问道。


“当然是女朋友啦,对吧。”瓦不管趁机搂住了老白的腰,还笑了笑。老白也对瓦不管笑了笑,直接高跟鞋一脚踩上瓦不管的脚。


“……”这跟他想象的不太一样啊,瓦不管咬了咬牙忍住了,随后就听到了老白说:“瓜弟弟连你的白哥哥都认不出来了?”果然,高跟鞋是很好的防狼武器呢。


“白哥哥?老白你变成女生了?”“嗯。”把某人的咸猪手扯开,老白拍了拍手就站了起来“人也到齐了,我们去别的地方晃晃吧。”怎么感觉这些人还在看着自己,特别是站起来后,感觉四周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另两个人也敏锐的察觉到了,就在这时,一个男生走到老白面前,看起来才二十几岁,他问到:“你……介意再多一个男朋友吗?”


啥啥啥子?!一上来就这么刺激的吗?直接表白,虽然以前也被人表过白,但也没碰到过这么直接的啊?而且再多一个男朋友是什么意思啊?他不会以为瓦不管和甜瓜是我男朋友?老白有些懵逼。


“介意。”倒是甜瓜先发话了,面对别人时他对老白所有的温柔都卸下了,浅绿色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睛,看不出他的表情。嘴角紧绷成了一条线,除了嘴角能显现出他此时的心情,就再也看不到任何。


“emmm…我有喜欢的人了。”少女清脆的声音响起,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割破了玻璃声的清脆,也像心破碎后发出的那声清脆,明媚的笑容更使人心寒。那个男孩灰溜溜的走开了,另外两人都把这话信以为真,心里不觉泛出几分苦涩,比天天熬夜时喝的咖啡还苦。


三人走出了咖啡店,早上还是大太阳,现在就变成阴天,微风吹过,卷起了几缕白色的长发,吹响了店外挂着的风铃。“白哥哥,你喜欢的人是谁啊?”甜瓜看似关心的帮老白整理她的长发,漫不经心的动作在此时看起来是如此的暧昧,引得瓦不管哀怨的看着他们。


“你们俩居然真的信了?是不是没有被人告白过啊?不应该就像这样委婉一点拒绝吗?能不能像我这样优秀?”虽然网上都很爱说骚话,但是在现实中意外的都很纯情啊,老白欣慰的想了想,又看到瓦不管的模样,莫名的像一只小动物,就忍不住薅瓦不管的头,面前人的脸就迅速变红了。


“瓦不管你不是最爱说b话的吗?怎么现实这么纯情啊。”老白笑嘻嘻的问。


“猪……猪精欧的白!”哇这个人都不知道男女有别的吗?他原来也是男的啊,难道不知道摸头这种事对男的来说有什么吗!


“喂喂,老白你已经见到他们了吧,姐姐我看你这几天天天吃素太可怜了,特批你去撸串啦。”表姐那边还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应当是在吃零食,老白突然有些头疼,回去又要收拾一堆垃圾了。“又在吃零食?天天不准我吃,你自己倒是少吃点啊。”


“有这么个妹妹关心我,姐姐我实在是太感动了,外面坏人多,你一个女孩子万一被拐走了怎么办?我好不容易把你养大的啊……”“我这边还有两个汉子呢。”老白不得不说她姐是个戏精了,自从他变成女生后就关心这关心那,以前当他是男生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啊!


“欧克欧克,面基玩的开心,挂了。”话音刚落,就传来“嘟嘟”的声音,刚说完就挂了,是有什么急事吗?老白多心想了一会就有放下心去跟另外两人说话去了。


“走吧……我……”ri ni ge,一个不小心,老白滑了一下,果然高跟鞋真的很危险啊,老白已经闭眼准备好倒入大地的怀抱,没想到却投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第二更!猜猜是谁鸭,反正就那两人,其实也没啥好猜的(小声bb)。


【瓦白/瓜白】变成了女孩子该怎么办(2)

私设巨多,ooc崩裂


性转,但不是女性化,再强调一下不是女性化,更不要上升真人!!!


莉莉姐是被我偷走啦


不喜无ky

ok的话就走啦



 一晚上的直播倒是安然无恙,除了在开黑时出了点小岔子,变声器突然调回本音,一声清脆的猪精就被直播间的粉丝和瓦不管甜瓜听到,老白赶忙眼疾手快的调了回去,再打个哈哈就唬过去了。


“白哥哥你到底来不来面基的啊?”甜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啥???面基???就以这副样子去见他们?那怎么行啊!


“欧的黑粉紫红白你也来呗,就去你那,也不花你的钱。哎哎哎???为什么一定要去面基啊?甚至弹幕里也是一堆刷去面基的魔人,老白感到有些头大啊。


“老白?晚饭做好啦,放桌子上了。”麦克风录进去了表姐有些模糊的声音,弹幕瞬间问号问号问号:“谁啊谁啊?”“刚刚怎么听到了女生的声音啊?”“老白有女朋友了?!”“又开始了,们这群魔人。”老白感叹道。


“记得吃啊,话说面基的事,你就去呗,他们又不会对你做什么,你个良家妇女,难不成他们还会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下怎么样。”表姐顺手抓了一把瓜子嗑起来,默默当个吃瓜群众。


“关键是我本来是男的突然变成女的该怎么解释啊,而且解释起来好麻烦啊……”老白把麦克风先闭了,就只打着游戏。“那就看你自己的本事啦,白哥哥,你先直播吧,不然粉丝们等急了。”表姐给了“加油”的动作就走了“我相信你哟。”只剩下一句话环绕在老白的耳畔。


“我回来了。”无视弹幕一群刷女朋友的,老白带上耳机对那群又在说b话的人说:“面基的事待会再说吧。”“白哥哥你不会真的有女朋友了吧?是不是就是刚刚那个女生啊?”甜瓜看似随意乱说似的问道。


“他们这群魔人说的话你也信,是我的一个亲戚。”一句话令另外两个人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女朋友就好,这说明自己还是有机会的对吧,老白?


甜瓜和瓦不管老早就喜欢老白了,一开始只是一颗石子投入了心湖,慢慢的越沉越深,落到了自己心里最重要的地方,如图沉溺于美梦中的人,不能醒来,也不愿醒来,直到渐渐发现真的无法离开,只能去在接近他,哪怕一点都好。


这两人倒也互相知道彼此是情敌,但都是想要得到却无法得到的人罢了,这次面基就是一次机会,一定要趁这次机会好好的说清楚自己的心意,就算被拒绝也无妨,总不能永远埋在心里,单相思一生吧。


“我就说嘛,老白这个猪精怎么会有女朋友呢,就算喜欢也只能喜欢我一个,对不对?”瓦不管带着少年独特的爽朗嗓音说道,“滚吶你这个猪精,又在说什么b话呢。”老白当成习以为常的男生之间的骚话回了回去。


瓦不管的眸子暗了暗,心中不觉有几分苦涩,一只手拨弄着咖啡杯中的勺子,在整个寂静无比的房子里发出了清脆的碰撞声,欧的白欧的白欧的白……老白,所有有关他的词汇在脑子里混合在一起,似是要炸掉,整个人都为之疯狂。


“管管?管管你咋了,发什么呆呢?”在瓦不管发愣的时候,面前的角色已经上了椅子,他赶紧回神专注于游戏中。“谁叫欧的白这么可爱,我真怕面基当天忍不住ri欧的白。”他们一开始是因为第五人格才认识的,那当这个游戏不再火了,不再流行了,这个人是不是就会从自己的世界中消失,两人再无交集,比起那样,还不如趁早解决掉这段在心里寄宿了多年暗恋,直接断掉它的根,或许会更好些,哪怕,连朋友都做不成。


晚上下播后,老白说了句他会去面基,再看了看粉丝群就早早睡觉了。


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一个星期也并不漫长,很快就到了面基的那一天,老白也依旧是女儿身。


在太阳刚刚升起时,老白就被表姐拉着起床了,先让他穿上经典搭配黑白的小裙子,再帮他化妆,几乎过了一个小时才完全弄好,还是老白说面基要迟到了,表姐才放过他的。已经可以熟练的穿裙子了,她欣慰的想。


“那我走了。”老白说完就赶紧走了出去。


只不过路上的行人为什么老是看我啊!老白这样想着,低下了头。这副身体本来就漂亮,表姐只是稍加修饰一下就显得更加漂亮,阳光似乎也为他沉醉,轻柔的洒在他的身上,显得有些模糊,仿佛是天使下凡一般。


再加上变为女生后老白基本都是宅在家里,干什么事都叫表姐帮忙弄一下,已经完全成为了一名真·死宅,大家都很少见过,所以有些稀奇吧。


老白很快就到了约好的面基地点,随便找个位置坐下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当时答应时口头上倒是过得去,可是现在…待会到底该怎么解释啊。


想了一会,瓦不管的消息就来了“老白老白,我来了你在哪啊?”


“emmm你穿的什么衣服啊,我来找你吧。”就自己这个样子,怎么都不可能找到我吧。


“白衬衫,就我一个人穿着在。”


老白站起身,轻易地就在人群中找到了瓦不管的身影,头上还戴着个帽子,辨识度特高啊。


老白走到他面前开口问道:“瓦不管?”


“欧的白你……不对,妹子你谁啊?”瓦不管一开始以为是老白,结果是个白发妹子站在自己面前,顿时有点懵。


我就知道会这样啊!老白在心里默默流泪。


               

晚上回来再发第二更,放心放心,不会咕咕的。


在深更半夜无人的时候,我偷偷视奸了我的粉丝,发现粉丝都比我有才怎么办……

偷偷补一句,真的不是我想咕咕咕的啊,手机没有格式qwq,有了电脑就双更(我保证)。

【瓦白/瓜白】变成了女孩子该怎么办(1)

私设巨多,ooc崩裂


性转,但不是女性化,再强调一下不是女性化,更不要上升真人!!!


莉莉姐是被我偷走啦


不喜无ky


ok的话就走啦。



清晨的一束阳光洒在床上,白色长发的女孩子从床上坐起,像往常一样的伸个懒腰去洗漱,看着镜子里面的女生,顿时房间里蹦出一声“我靠!!!”


谁能告诉一下他镜子里的那个女生是谁啊?老白绝望的看着镜子中的女孩随着自己的动作而变化,他不得不相信这个女生是自己。


“魔人吧...”一种像十八岁清纯少女的声音从自己嘴里发出,这怎么办啊?他今天还要直播的啊!


“老白?”从外面传来的钥匙碰撞发出的清脆声音,老白很清楚那是他的表姐,最近因为工作需要才来到这边和他住在一起,每天晚上去上夜班,早上回来顺便帮他买份早餐,然后就自己浪去了。虽然说是他的表姐,但心理年龄跟个三岁小孩一样。


“你出啥事了?不回答我就进来了啊?”随着钥匙拧开的声音,入目而来的便是一个白毛女生站在镜子前,脸看起来挺嫩的,嗯…胸也挺大的,表姐想着。


“!!!”她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老白你什么时候有私生女了?”


“你又在乱说些啥…”老白对她是真的无语了,我们俩真的有血缘关系吗?老白认为这件事的可能性很大。


在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虽然某个心理年龄三岁的人依然怀疑是私生女,但勉勉强强也算信了。不过看到她姐的蜜汁微笑,老白顿感不妙,正欲逃跑,邪恶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嘿嘿,你知道我是弄IT的对吧,还有你今天还要直播呢…”这位人也是个刷B站的,知道自己在哪直播,上班无聊还会打打第五人格,看看某大型同性交友网站。


“你你你想怎样?!”老白吓得说话都有点不利索。


“变声器肯定是必须要用的啊,条件也很简单,就是陪我去逛逛街,买买你要穿的东西。”女生要穿的东西,emmm……应该没有啥吧?


事实证明是老白天真了,这位拉着他的大姐在走到第一家店的时候就选了一大堆裙子叫他去试穿,连衣裙啊,衬衫加短裙,各种服饰都来一套。这就算了,老白看着眼前满是内衣的店,陷入了沉思。


“进去鸭,你不会是不好意思了吧?”他终于懂了他姐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某傲娇羞耻的捂住了脸,还偷偷从指缝中偷瞄几眼。“好吧好吧,大概是E吧。”表姐小声嘟囔了一句。过了几分钟之后就出来了,顺手挽住老白就回了家。


“晚上之前能弄好,反正你中午的直播也鸽了,嘿嘿嘿。”某人一本正经的瞎说着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去摆弄玩意。


老白回到了房间,发了条道歉动态就趴在床上玩手机,用小号玩了场第五人格,女孩子的手的操作总让人感觉有些差异,只不过还好不会导致技术下降,再举起来看了看自己的手,倒是挺白的,也不是什么纤纤玉指,细细摩擦,仍然感到手上有茧,骨节分明。


在摸了几小时的鱼后,已不觉黄昏。“吱呀~”,门本人打开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中回荡“白咕咕,我弄好啦,你……”表姐望着床上睡着的人和旁边亮着的手机,应该还没睡多久,她看见了从手机屏幕上的那句话,是甜瓜发的:“白哥哥来面基吧。”


她咬了咬下嘴唇,摆出一个微笑的表情,尽量用温柔的声音说道:“老白老白,起床啦。”果然女孩子的时候真的比男孩子可爱多了“啊?马上,再睡一分钟。”声音还是朦胧的,基本上是处于想继续睡。


“起床了起床了,再不起床真成白咕咕了。”表姐掀开被子又在老白脸上戳个两下。“好了好了,我起来行了吧,你那什么变声器真的有用吗?”老白随手薅了几下自己的头发就准备去开电脑。


“保证有用,我可累了一下午呢。”“你逛了一上午街倒是不累。”表姐给了他个白眼。“对了对了,我晚上给你做饭怎么样?”


“你转性了?之前不都是随便点个外卖就想吗?怎么今天就想做饭了?”而且也不是很好吃,只不过最后一句,是老白憋在心里说的,不然可能晚饭都没有自己的份了。


“女孩子啊,要少吃外卖,多保养自己的皮肤,外卖都是些垃圾食品,对身体不好,听话。”看着她表面上一本正经,老白知道她心里不知怎么乐呵着呢,老白无奈吼道:“我TM是男生啊喂!”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中秋节有一更(本来就该更),咕咕文手真的不想码文了,我好想继续咕咕…(小声bb)这个可能是个长篇,看我能写到哪吧(随缘随缘)。里面的表姐是我瞎编的,因为我必须有个人物来带领老白穿小裙子,就当是个铺垫剧情的,溜了溜了。




【瓦白】农夫与蛇

毁童话系列qaq,我实在是不知道咋写,就变成这样了,因为辣鸡文手只能写出沙雕文。

瓦不管是蛇精的这种设定吧,纯情小少年?感觉写成白瓦了……

是这个宝贝点的文,怕你不喜欢,谁叫我写的辣鸡。 @北屿泠好冷

人物ooc崩裂,莉莉姐是我们的,请勿上升真人!!!

在一个雪花飘飘的深夜(这是一句有声音的话),在一个不起眼的胡同口里躺着一个年龄似乎十八九岁的少年,他的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还有些旧伤留下的疤在上面,伤痕纵横交错,令人看到就忍不住逃跑。

“嗯…哼哼……”现在已经是深夜,老白正下了播,

要是在平常,他一般都是点个外卖就行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仿佛有一种力量促使他去超市买东西,只不过最近也好久没吃泡面了,好怀念那股味道啊,老白心想。

他知道这边有条比较近的小道可以走,只不过就是有点暗,欧·并不害怕·的·实则很怕·白哼起了个给自己壮胆。

于是,他就看到了面前的这个少年,他很想装作若无其事的走过去,默想:我们小仙女不需要良心,不需要,对,不需要。于是,仅存的良心使他又返回去。

“喂,你……没事吧。”老白怂怂的问,满身是伤,还把头发染成金色,一看就是哪家没教育好的非主流少年跟人干架输了。唉,现在的小年轻天天不好好学习,心里只知道中二,老白在心里吐槽。因为他怂啊,万一被听到了,他还正年轻,不想自己的小命就这么没了。

“别动,带我去你家。”面前的少年睁开眼睛,将一把黑色手柄的小刀挨到老白脖子旁。

“嗯…你确定你不需要去医院吗?”老白看了一眼少年身上触目惊心的伤痕,秉着虽然很怂但还是想吐槽的心理说了句。

“不用,你也不准报警。”被眼前的少年盯着,老白有一种仿佛被盯上的冷感,不由颤了颤身体。少年的手也不由得颤了颤,最后在老白胳膊上弄上了块伤痕。

“魔人吗你,我又没说不带你去我家,砍我干嘛,怪疼的。”老白嘟囔道,习惯性的变成了奶音还撒着娇,气气的鼓起了嘴。

“我…嗯……不是故意的……”少年好像应付不来这种场合,结结巴巴的还不自觉得红了脸。

“你还能自己走吗?要不然我扶着你吧。”

“不,不用……好吧。”少年还没说完就被老白扶着了肩膀。

“还不用,看你走的颤颤巍巍的,我都看不下去好吗?”从老白的身上传来牛奶沐浴露的味道,整个人一股奶香味,少年情不自禁的闻着,从他身上传来的味不仅好闻还有一股安全感向他传来,使人安心,好想睡觉啊,少年头摇摇晃晃,似乎下一秒就要倒在老白肩膀上。

“你你你别睡啊,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到了!”老白不知道为什么对他很有好感,可能是因为他的这份掘强很像以前的自己,所以想要把他保护的更好一点。

“嗯,好。”老白的话就像有魔力似的,让他忍不住去遵从,少年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喜欢他,想要把最好的都给他,尽管他们才认识这么点时间,或许这就是一见钟情?

回到了老白的家里,老白把少年拖到浴室,直接扒下了少年的上衣,然后再出去。

“你,你干嘛!”

“难不成你不抹药吗?”老白在卧室里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

“我…我自己来就好。”少年想接过老白手里的药,又被老白拿回去。

“你自己能上药?”老白似乎是给了少年个白眼,一脸不相信。而后就用棉签沾上消毒酒精,在伤口上涂抹。

“嘶…”

“很疼吗?那我轻点好了。”老白放轻了手上的力气,还轻轻吹了口气。

“没……没有。”就是好痒啊,感受到老白吹了气的少年感觉自己的脸立马升温了,整个人都僵硬了。

“话说你叫什么名字啊?”看到少年整个人僵硬起来,老白又在想自己力气是不是又用大了,决定跟他说说话分散他的注意力。

“瓦不管。”少年看着在为自己认真抹药的老白,白白净净的脸稍微有点婴儿肥,骨节分明的手正拿着棉签为自己抹药,专注的眼神让人沉醉,红红的嘴唇,看起来软软的,不知道它的味道是否像软糖一样甜。

“瓦不管嘛,我叫Oldba1,叫我老白就好啦。”老白的嘴角往上扬了一个弧度。

“嗯…那个,你腿上的伤需要我帮吗?”虽然都是男人,但这种事情也有点太奇怪了吧,话说之前还没注意,原来瓦不管有腹肌的啊,感觉站起来可以看到完美的人鱼线……再看看自己,老白甩甩头,不去想这些。

“嗯。”

“嗯,嗯?”老白本来以为瓦不管会选择自己抹药的,这是什么情况?之前身上的都要自己抹,为什么下身要他啊!

“不行吗?”瓦不管委屈的神态摆在脸上,一点也没有刚刚的纯情样!老白开始怀疑这个人刚刚是不是装出来的,可没办法,他最吃这套,只好认命的把瓦不管的长裤脱下来。

迅速的涂好了药后,老白就跑出了浴室,啊啊啊啊啊,以后不管在这么样也不这样干了,真的好羞耻啊。

“噗嗤。”瓦不管明显看到了老白红了脸,这个人怎么这么可爱呢,怎么办,好喜欢他。

“衣服给你,你睡我床上去吧,我打地铺去。”想着瓦不管受伤了,老白只好把自己的舒适的大床给了伤员。

瓦不管出来后,就看着老白已经在席梦思上躺好了。

“你跟我一起睡嘛,我怕。”瓦不管钻进老白被子里,两人直接身体贴身体,吓得老白动都不敢动。

“滚呐,我都把大床让给你了,乖乖回去睡觉。”老白蹬了他一眼,还轻轻的踢了一jio。

“白哥哥你陪我嘛,我睡不着,你在我旁边我就安心了。”瓦不管秉着为了跟老白一起睡,直接撒起了娇。

“好好好,陪你睡行了吧,魔人。”老白想着能回到自己的大床,牺牲这一点应该也没什么。

“嘿嘿,最喜欢白哥哥了。”瓦不管先前的高冷样全都没了,为了以后的性福拼了。

凌晨一两点,老白已经睡着了,瓦不管悄悄摸摸的跑到外面。

“这次还好,没出什么大事。”瓦不管对着空气自言自语道。

不一会儿,一大堆蛇都从草丛中出来,其中一个发出声音:“那这个人要不要弄死啊,老大。”

“你敢动他一下试试,这是我的人,快去给我把他的信息找一下。”瓦不管对着开口的那条蛇狠狠的蹬了一眼,表现出了极强的占有欲,哼了一声就回去了。

“我敲,我们有嫂子了。”就算是蛇也是有八卦的心,分分议论着走了。

其中一只蛇看了一眼瓦不管,顿时被惊到了:瓦不管抱着老白的腰,下巴顶在旁边的人的头上,还在他身上不安分的摸来摸去,旁边的人仿佛是感受到了,说了句话,自家老大便动也不动了。

“蛇都要被秀恩爱QAQ。”这只蛇实在是没眼继续看了,哭唧唧的走了。

第二天早上,“瓦不管你昨晚在我身上干嘛呢,蹭来蹭去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老白打了个哈欠,睡眼朦胧的把身边人给推开。

“因为我喜欢白哥哥嘛,白哥哥喜不喜欢我嘛?”瓦不管开始追妻第一招,撒娇。

“喜欢喜欢,快滚开我去买早饭了。”老白自然的把睡衣脱下来,看着老白的小肚子,瓦不管忍不住戳戳。

“瓦不管你个死流氓给我出去!”老白直接把瓦不管给扔出门外。

“老白,白哥哥,白白,我错了嘛,让我进去嘛,欧的白让我进去嘛。”刚刚那副画面实在是太美好了,瓦不管哪知道老白会直接脱。

“你这个魔人,枣上次什么?”老白迅速穿好衣服,刷着牙就打开了门。

“欧的白,我想吃你,行吗?”瓦不管摆了个(自以为)很帅的pose。

“咳咳咳……”老白直接被呛住了,跑到浴室咳了好久才停下。

“瓦不管你天天说什么b话?”瓦不管一进入浴室,就看眼角发红似要流下泪的老白,突然想把他欺负的更狠,让他除了呻吟什么也发不出来。

“老白,我真的喜欢你。”瓦不管突然认真的语气让老白一惊。

“我真的好喜欢你,闻着你的香味,听着你的声音,看着你的神情都让我发狂,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只知道我想要你,想要的疯狂。”瓦不管看着眼前人沉默了,心也凉了半截。

“我……我不知道,我可能是喜欢你的吧……”老白越往后说声音越小,最后甚至小到听不见,但瓦不管凭借良好的听力听见了,他笑了笑:“那么,我可认为你是喜欢我的啦。”

“嗯,我去买早饭了。”老白装作冷静的说,但瓦不管已经看见了他耳尖变得红红的。

蛇是冷血动物,但是为了你,我可以变得温暖。

不行,我写的好垃圾,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希望你们会喜欢。

【伪白】谁说校霸一定要不良

师生paro,大多数文我都是第一次接触,来了灵感就写的那种,所以爱拖更还是个辣鸡文手(文手都算不上的感觉)

私设虚伪校霸,老白是老师,但就是那种跳级的超好学生,所以在初中的时候认识。(真心写不好啊QAQ)

写嘴炮的时候真的好爽,但文写的是真的辣鸡。

HE结局,再次强调:请勿上升真人!!!

是这位小可爱点的文,希望你能喜欢。@鱼清醅

老白将手指弯曲,用指关节敲击着面前的黑发男孩的桌子。

“虚伪,放学后来趟我的办公室。” 老白对这个上课老是发呆的学生无奈了,压低自己的声音说道。

面前的学生似乎是朝老白笑了笑。什么嘛,叫他来办公室还笑的这么开心,这个魔人,老白无奈的叹了叹气,回到讲桌前继续讲着课。

老白当然不会知道虚伪心里再想啥,要是知道估计要当场去世。

今天的虚伪终于是有了竹笋的虚某人,俗话说得好,跟着老白走有肉竹笋,就算在别的老师和学生面前是谁都不想惹的存在,可是在老白面前,虚伪可以成为一个乖宝宝,只要他喜欢。

可是……实在是忍不住啊,就算每天上课前想过一定要好好听讲,可看到老白还是忍不住yy他,想象这个人被自己压在身下的样子,就不自主的发起呆。

虚伪,著名的R中校霸,传言中的高冷男神,就这么栽在了老白手里。

而现在老白正好叫自己去办公室,这难道不正是个扑倒老白好机会吗?

老白像是没有察觉到危险的到来,依旧讲着自己的课。

虚伪不由觉得平常的那飞速流逝时间竟变得如此之慢,恨不得现在就放学去找老白好好“交流”,增进师生感情。

终于是到了放学,虚伪在最后一节课下了之后直接跑到老白办公室,面前的人看着他轻笑出声,给他倒了杯水。

虚伪犹豫着喝不喝下去,这是老白用过的杯子,那是不是相当于间接接吻了?

“想什么呢,这个杯子我可是才买的,动都还没动的,便宜给你了。”老白一脸嫌弃的看着虚伪,他自己虽然对这没什么,但不一定虚伪能接受别人喝过的杯子吧。

“哦…”什么鬼,我怎么从里面听出来失落?老白暗想。

“嗯…虚伪,你以前考上R中的时候我记得也是六百五十多分啊……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老白看着以前的资料说道,还小声嘟囔了一句,但是虚伪已经无心去听了:“为什么感觉这名字好熟悉啊。”

又是这样,为什么都是这样,成绩成绩成绩,老师除了成绩难道不能提点别的吗……虚伪握紧了拳头。

“我不管你家里怎么样,我也不管你现在有多差,也不管就因为和家里闹得矛盾而造成你的逆反心理,我只说一点,你是我的学生,我就是要把你教好。”老白正说着,突然一个电话来了,看着上面的那串数字,虚伪觉得很熟悉。“你先自己想想。”

老白说完就出去接电话,虚伪当然不会真的想想,毕竟他也不是没被这样教育过。他倒是把头靠在门上,偷偷听老白打电话。

“喂,虚伪妈妈,您好,我是虚伪班主任,之前我跟您说过的。虚伪这个孩子其实并不差,他能以六百五十七分的成绩考进来就说明他有这个能力,那么我觉得问题可能是出在家庭教育上。。虚伪这个孩子其实并不差,他能以六百五十七分的成绩考进来就说明他有这个能力,那么我觉得问题可能是出在家庭教育上。”老白推开门想进来,结果刚好看到虚某人在偷听,无奈的给了他个白眼,把手机开了免提放在桌子上。

“我们对他一直都很好,家庭教育出问题是不可能的。”虚伪听到这话差点笑出声,被老白瞪了一眼憋住了

“是吗?那么首先先不说你们离异前,你们一味的把虚伪当作了机器,更别说父母吵架对孩子的心里影响有多大。”老白其实自己也想笑,但碍于家长就在听着,只好忍住了。

“这些我们都懂,不需要你来教!”虚伪妈妈似乎是有些不服气,尖锐的嗓子弄得老白耳朵疼。

“是,那么你和虚伪爸爸离异后。还记得两天前虚伪打的那个转校生吗?就是他爸爸的私生子,在虚伪面前嘲讽他,而请你来的时候,你却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扇了虚伪一巴掌,是不是每次他打架你都这么做,你把他当成什么了?当成一个任意摆弄的东西吗?他学习为什么下降,我估计你也不知道吧。”

“这些我们都懂,不需要你来教!”虚伪妈妈似乎是有些不服气,尖锐的嗓子弄得老白耳朵疼。

“是,那么你和虚伪爸爸”老白依旧保持冷静的说着,看到虚伪看他的眼神都变了,却突然吐了吐舌头。

靠,这个人怎么能这么犯规,虚伪忍不住想说话,可是电话毕竟还打着。

“是,我是不知道,难不成你个新来的老师就知道?”虚伪妈妈已经有些说不出来话,可她非要死撑面子。

“因为你每天的工作一天比一天累,所以回来看到他心情也不自觉变得更差,在工作上无处发泄的你只好冲着他喊他是个废物,没有用的东西 天天白吃白喝却什么也不学好,对吗?”老白随意的把虚伪平常天天听到话说出来,本来习以为常的他突然有点想哭。

“是,没错,你说的都是对的……我也不想的啊,可是,可是我忍不住……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也想对虚伪好一点,也想让他学习能好一点……”虚伪妈妈的语气已经带上了哭腔,她也只是个单亲妈妈,她自己也想做个好妈妈,希望虚伪能好好的。

“嗯,这点我知道,谁不是呢,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每一次下手自己也会心疼,我觉得你可以更关心虚伪一点,每天听听他说的话。他可能是因为父母吵架的关系,他一直都是个孤僻的孩子,所以很少与人交流,更别说老师,优胜劣汰的他们是不会去关注差生的。”老白非常想薅下虚伪的头发,让自己看起来多么和蔼可亲,可是这货不给他薅。

“嗯…”虚伪妈妈带着颤音挂断了这段电话,不用想,她肯定要去发泄一场自己的情绪。

“白老师,说好的不管我呢?”虚伪坐在椅子上瘫着头问他。

“我说没有管就是没有管,那么,虚伪同学,你可以好好学习了吧,嗯?”老白傲娇的哼了声。

“不行哦~老师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好感动哦,所以可不可以以身相许啊?”虚伪盯着老白的眼神就像狼盯上一只小白兔。

“不可以,下一个。”老白用手轻拍了一下虚伪的后脑。

“那老师把自己许给我吧,以后我照顾你。”虚伪和老白走出办公室,一起朝校门口走去。

“又在说啥b话,你个魔人。”老白看着虚伪朝校门口走去,又问:“你不回宿舍吗?”

“老师,已经过宵禁时间了,难不成你让我在外面吹一夜冷风吗?”

“好吧好吧,你个小混蛋,到我家去吧。”老白只好跟门卫说下,把某个粘人的东西带回了家。

半夜,老白睡在床上,虚伪打地铺,虚伪翻来覆去睡不着,突然听到了老白说话。

“虚伪,你还记得我吗?”

“啊?”这是什么情况,喜欢的老师突然问自己记不记得他,怎么办啊,很急。

“你估计也不记得了…我是跳级跳上来的,所以才18,我们初中不是有个带眼罩的学生吗?”老白缓缓的说着,似在回忆过去。

“就是那个老是带眼罩的白发男生?”虚伪好像记起来了,他曾经和他关系还挺好的来着,甚至看过他的那只眼睛,是那种像海水一样的淡蓝色,像宝石一样璀璨。

虚伪又想了想老白的眼睛也是像这样的,等等等等等等等,一个想法油然而生。

“老白你不会就是他吧?!”

老白嗯了一声,随后又笑到:“怪不得我看你名字那么熟悉,虚伪同学,我们可是真有缘啊。”

“还有,我喜欢你。”

“你说啥?”虚伪害怕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没听到算了。”傲娇可从来不会把话说第二遍。

“我也喜欢你。”虚伪正从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中反应出来,顿时接了一句。

“知道了知道了,困死了,我要睡觉。”幸亏关了灯,不然就可以看到老白的脸发红了。

这篇师生我就这么写完啦,在车上写的,有点晕车,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看了慕堇太太的不良少年所以打了超多嘴炮。